无所事事

Burried Underground (锤基篇正文一·Thor)

  Odinson家的Thor宠Xavier家的Loki。这不是什么秘密。

  三大家族的人想必都对一年前的“夺子事件”印象深刻——

  那日才五岁的Thor早早就叫人备好专车,西装革履前往Xavier庄园会晤Xavier家主,表情严肃如同周日主持教会的牧师。

  Laufey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郑重其事地接见了他。

  彼时Odinson三少爷威风凛凛仪表堂堂彬彬有礼娓娓而谈,Laufey和他寒暄了几句,颇有一番生子当如丁大锤的感叹,可等到Thor说明来意,Laufey大脑直接就当机了。

   Thor右手捂在左心口,一脸诚恳:“我在此请求您转让给我Loki的抚养权。”

  七颗无限宝石在上,他是拒绝的。

  

   Clinton恰然在现场,亲眼目睹Laufey Xavier约顿海姆冰川般万年不变的冷漠脸上相继浮现出惊愕、懵逼、怀疑人生等表情。

    --这头猪要拱我家的白菜。

    --而且还是拱回去自己种?!

  Laufey瞬间有一种荒谬的不真实感,仿佛自己是被强行拽着尾巴拖来陪孩子们玩过家家的Ferrier那条二哈。

  Odinson家三少爷还在犹自滔滔不绝试图趁热打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服Laufey,然而Laufey已被荒谬感淹没不知所措,甚至自欺欺人地敲定这是一场噩梦。

  于是大庭广众四目睽睽之下,Laufey·家主·Xavier视死如归地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Thor:?

  Clinton:!

  Laufey:……

  丢人丢大了。

  Laufey像个被人为扭歪了头的木偶,右手还可怜巴巴地举在半空。良久,他才终于接受了事实一般,深呼一口气,端正坐直,吐出小学老师的压箱底金句:
  “回去叫你爸爸来一趟!”
  
 

  Odin一脸不耐烦地来了,Odin一脸茶水渍地走了。

  据听墙角的小女仆说,二人一开始还同仇敌忾,对Thor小朋友的不成熟行为表达严厉谴责,转折点是Laufey那一句“我儿子怎么能给你当孙子?!”

  然后Odin骨子里的“怼死Laufey”基因不合时宜地发作了,回答他那句“我儿干得漂亮”的就是Laufey毫不吝啬的上等红茶洗发露。

  两个三岁小孩的不欢而散甚至惊动了教父,新上任的8岁少年T'Challa听完前因后果,陷入了沉默。

  当晚教父差人造访Odinson府,传给三少爷一本《未成年人抚养法》。

  大家都诧异向来能动手就不动口疑似有阅读功能障碍的Thor竟然能在法律系混得风生水起,当年的小教父功不可没。

 
 

  事实上一开始Thor拿到那本法典时内心也是绝望的,于是他把Loki拉了过来。

  在Loki第五次解释“监护人”这个概念并得到Thor诚恳的迷茫表情后,Loki忍无可忍地掏出了拇指小刀。

  “再重复一遍,从法律上来讲,你为什么不能做我的爸爸。”Loki咬牙切齿。

  “我不够老。”Thor乖巧地端坐在小板凳上,颈动脉边赫然是Loki的小刀。

  “Go on?”Loki猛地俯身,那双剔透澄澈的绿眼睛带着薄怒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Thor蓝眼里的心虚根本藏不住,方才Loki讲着讲着他就神游物外去了,Loki这一瞪脑子里本就少得可怜的内容物也跟烈日下的一滩小水渍般蒸发了个干干净净,舌头更似打了结:“我我我我我我没钱。”

  Loki啧了啧往小板凳腿儿上一踹:“我又不是要打你劫结巴什么?!”

  Thor挠着头笑了,Loki这幅炸毛的样子可爱得不像话,叫他忍不住想像从前那样把他抱在怀里揉。Loki瞪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算了,反正你差不多也就只能记下这些。”

  不够老。不够有钱。

  Thor歪头思考了一下,灵机一动。

  他开始怂恿Odin去争夺Loki的抚养权。

 
 

  “为什么?”他听见Loki问他。

  “为什么要对Loki这么好?”这样问他的人太多了。

  然而Thor自己也说不上个所以然,他记忆的最开端就有Loki,保护Loki的意识似乎在记忆形成之前就已存在。他找不出一个时间节点可以划分时间段,然后用教鞭啪啪啪指着,说在这之前是怎样,这之后又是怎样。那感觉就好像他和Loki是两股线,在一团乱麻中穿过错综复杂不知不觉就编织在一起,再难找到纠葛的滥觞;但只要时间还在推进,二人就只会越发密不可分。如果Frigga还在世,她就会微微抿着笑给Thor描述二人的初遇。

  那年Thor两岁半,Loki刚满一岁。三族聚首定在Xavier庄园,烤火鸡的香气漫过餐厅,调皮地一路钻进婴儿房。

  Charles和Bucky四只手扒在Loki的摇篮边探头探脑,Xavier夫人一手轻轻抚摸他们的头顶,一手推着摇篮,对襁褓中的Loki柔声重复着:“哥--哥,他们是你的哥-哥。”

  Loki很努力地发声,稚嫩的嗓音脆生生的:“不啊--呃。(bra-er)”

  Frigga牵着Thor推门,Xavier夫人弯起眉眼侧侧头,无声地欢迎。Thor凑到摇篮边,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Loki的脸颊。

  然后Loki把目光投到了Thor脸上。

  Thor看到他笑了。刚出世的孩子根本无意隐藏或掩饰,于是那双湖绿眼睛中的欣喜是璀璨而干净的,如同一湖碧荷雨后展叶。只是看着,Thor心底也生出几分由衷的欢喜与怜爱。

  这个小家伙是喜欢他的。他想。

  这个喜欢他的小家伙咿呀着拉过他的手,带着婴儿独有的纯真好奇细细把玩。Thor耐心地任他施为,没有把手抽回。

  “哥--哥。”小家伙开口了,轻快而稚气,奇迹般的不带一丝杂音。

 
 

  然后便是下一个感恩节。

  三大家族的小少爷们私交益笃便会自行串串门,老一辈的奥三岁劳三岁和萨老头则没有那个兴趣。是以少爷们在有能力对侍从呼来喝去指挥他们带着自己满世界乱跑之前,各位基本没有除去年度聚首以外的碰面机会。

  于是这一聚首就变得弥足珍贵。

  Odinson主宅是典型的宫殿式建筑,相比Lenssher堡的巍峨肃穆与Xavier庄园的广阔悠远自有一份华贵庄重。Thor对Loki的第一印象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只能勉强以年龄差分别Loki与Bucky。然而那个小家伙却认得他,展开嫩藕似的双臂一摇一晃噔噔噔地往他这边扑,一把抱住他的腰不放手。

  “哥哥。”小家伙嘻嘻地笑,白白净净的小脸儿在他胸口上蹭,“哥哥。”

  Thor简直受宠若惊。他轻轻揽住对方的腰背,对上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

  似曾相识的欣喜席卷而来。

  Thor感觉心脏有一块地方像松软的新雪那样微微凹陷下去,涌出一道涓涓温流。怀中的男孩眉毛和头发还不算浓密,那双令人称羡的眸子还是圆的,两颊也略略有些肉,但已经显现出清秀的模样。世间怎么会有这样好的孩子,Thor摸摸他的头顶,一年前的事了,他早已忘怀,可他居然还记得。

  好得简直叫他有愧了。

  长桌排开,各就各席。大理石地面光可鉴人,与来去男女的鞋跟扣出清脆声响。深秋的气息有些发干,人群接踵,各式各样的香水叫Thor头脑发昏,食物的香气也失去吸引力。他抱了Loki逃也似的溜去后花园,觉得自己是躲过毒气室的二战犹太俘虏。

  Loki像个十字架一样被他托着腋下抱着走,小脸上净是懵懂与好奇,遇见的人总要笑着夸可爱。到了后花园一着陆,Loki就坐在地上四处张望,末了就眼巴巴地看着他。

  Thor坐到树下,冲他招了招手。Loki滚到他怀里,头枕在他胸口。他用手掌托起Loki的手臂,引导Loki接住一片翩翩坠下的落叶;他拮来一朵蒲公英,呼一声在Loki眼前吹散;他用枯草编制一个简陋的草环,堪堪戴在Loki头顶。
 
  Loki兴奋地拍着小手笑,时不时扭过身揪揪Thor的头发。

  两岁的孩子能有多大劲儿,Thor顺从地低下头,下巴轻蹭着Loki柔软的胎发。

  浓郁的奶香,幼儿温软的身躯。干燥青黄的草地,淡铅灰的天空,落叶纷纷扬扬。一墙之隔的大厅人声鼎沸,Loki在Thor怀里进入梦乡。

 
      
 
  临别时,Thor说:“明年这时候见。”

  Loki哭得可怜兮兮,眼泪糊了一脸,揪着Thor的衣角不放。Laufey耐着性子哄他,最后还是不得不强行拉走的。

  Frigga给Thor一个晚安吻后,Thor翻了几个身,最终悄悄跳下床,朝走廊尽头的电话摸去。

  “Loki还在哭吗?”一片黑暗中,唯有月光和孩子的眼睛是亮的。

  对面的人笑了,管家Clinton的声音沉稳而安抚。

  “Loki少爷已经睡了。晚安,Thor小先生。”

  Thor有些不好意思,挠着鼻子道了谢,一路小跑回房间。

  可惜他们下一次见面不是感恩节,而是在Xavier夫人的葬礼上。

 
 

  黑伞犹如大丽花绽遍墓园,每一朵都盛满或真或假的哀悼与追念。它们遮天蔽日,铺排成野,隔绝了一切来自天国的声音。

  Xavier夫人,32岁,死于难产。

  Laufey仿佛一夕苍老,怀里抱着那新降生的孩子Harry。新生儿低低呜咽,花叶哀哀悲歌。

  致辞。祷告。敬礼。

  人们木然地按照程序动作。感到悲伤的已经流过泪了,无关痛痒的只需做个样子。这本就是一场不必彩排的傀儡戏,道具只是一张悲痛的脸而已。

  Loki一直很安静。Thor隔着人海望着他,眼神暗含担忧。

  然后他发现Loki并不难过。Loki甚至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人群依次献花时,Loki还很细心地将白花抛在棺材正中央。

  人们开始填土。

  这时Loki慌了,似乎是不明白人们怎么就要把他的妈妈给埋了。还要牵着Bucky的Charles没能拉住他,那个原本就站在人群前端的两岁孩子跌跌撞撞地向前扑了出去,张皇着哭了出来。

  “妈妈……妈妈!”

  Clinton眼疾手快冲上去将他抱回,孩子不管不顾踢蹬着,两眼还盯着渐渐被埋没的棺材。

  “妈妈!妈妈--!”

  孩子的声音渐渐染上了焦急,拔高的声线揭示了主人的绝望。本来就憋着眼泪的Bucky哭出了声,其他家族的孩子亦被感染一般一个接一个啼哭起来。

  “够了!”

  Laufey在一片悲鸣中大吼,睚眦尽裂,眼白中血丝密布。

  --正对着Loki。

   
       
           
  孩子们安静了。

  Loki吓得不再出声,眼泪却是大滴大滴地涌出来,从他瞪得老大的双眼中滑落,在Clinton袖口破碎,沾湿一片。

  Laufey冷着脸转过头去。人群静默了一晌,再次投入傀儡戏的出演。

  Odinson家三少爷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心疼得要死,人群那边Loki眼睛哭得发红,又要憋着声响,小脸已经泛起一种不正常的青紫,全身哽咽着发颤。Charles和Bucky围上去搂着安慰他,可Loki还是仓皇地盯着Laufey 的背影。

  Thor打定主意,低头穿过人群。等他站定在Loki面前,Charles已经注意到他很久了。

  四目相对,两人都从对方目光里读懂了什么。Charles微垂下头,将Loki的左手交到Thor手里。

  Thor点点头,牵着Loki离开人群,一如一年前他抱着Loki逃离香水造就的毒气室。黑色大丽花蜿蜒恣意开放,吐露着冷漠、假意和欺瞒,遮天蔽日,铺排成野,要将他们吞没。

      

  “带我去Xavier庄园。”Thor整了整袖口,淡淡吩咐。

  昨天Loki在他怀里嚎啕的样子在他眼前挥之不去。更让他感到后怕的是Loki大放悲声之前的样子。

  Loki完全被吓住了,平日里澄澈晶亮的双眼怔怔地全无神采,就连看着他都带着那种面对暴怒家长的畏惧无措。

  Xavier夫人温婉可亲,Charles由她一手带大,自然继承了她的平和轻柔。Bucky与Loki有这两把大伞撑着,再加上各位长老的呵护,除去做错事时的责问,甚至没被人高喝过一句。

  而Loki无忧无虑讨人爱怜的小性子似乎被Laufey一句怒吼吓跑了。

  在Thor眼里Loki实在是个左看右看都挑不出毛病的孩子,这样讨人喜欢的孩子有谁会忍心去伤害?

  可有些人似乎根本不在意Loki是个怎样的孩子,哪怕Loki就是他的孩子。

  他才两岁半。

  Loki不笑已经叫Thor心绪不霁,Loki不哭让Thor胆颤心惊。Thor一边搂着Loki的后颈絮絮叨叨让他放松,一边恨不得跳回去给Laufey一拳。

“Loki……Loki。没事的,想哭就哭吧,嗯?”

“我不会吼你的。好吗?”

  Loki的表情渐渐软化,说不清是悲伤或是委屈,抑或是痛苦和害怕。他渐渐哽咽,呜鸣,最终埋头在Thor怀里,裂肺撕心。

  Loki需要他。Thor侧头,Heimdall没有动作,琥珀色的双瞳晦暗不明。

  “我已经四岁了。”

  Thor抬腿就往门外走,不再管Heimdall是何反应。管家静默几秒,最终妥协。

  他等不及下一个感恩节了。

    
         
     
  Loki还是渐渐消沉下去。

  Thor心急如焚,可又无可奈何。他没有办法天天往Xavier庄园跑,就是到了Xavier庄园也不能停驻太长时间;偏偏Laufey似乎终于想起作为四个孩子的父亲的职责,开始身体力行教导他们。

  黑帮头子还能教些什么。Thor自己也听说过,如果可以,他希望Loki一辈子都不要碰那些东西。

  Loki不再一见面就粘着他不放,语气也疏离淡漠了不少,就连身体接触都有意无意地避免。老天爷,Xavier夫人逝世不到三个月,Loki已经和之前判若两人。

  可偏偏Thor知道他的Loki还在很努力地表达对自己的亲近,那双蒙了阴翳的眼睛只要他一出现就紧紧追随,目光中少了笑意,原本不显露的信任就呈现出来。

  最重要的是,Loki还在叫他“哥哥”,而非“Thor”。

  孩子们少不更事,对某些事物的感知却精确得可怕。就凭这一声“哥哥”,Thor就坚信Loki对自己的态度没有变。

  正因如此,他才更心疼Loki。

  两岁半孩童的记忆基本不会被编入脑海,等Loki开始记事,两岁前那个纯净无暇的Loki已经死去,在Loki的记忆开端,就是Laufey灌输的所谓“知识”。这些极道间的生存法则将直接扭曲Loki尚未成型的人生观,并扎根贯穿于他的生命。

  四岁的Thor还认识不到这一点,但Loki的现状足以让他毛骨悚然。

  Loki不是不想笑,他是不会笑了。
  
        
         
  “……Loki呢?”

  Thor下车,等在门前的是Charles。

  这不正常。虽然Loki阴沉了不少,但每次Thor会来,Loki都会一脸期盼地等在门口的。

  “在他房间里。”Charles转身,“我带你过去。”

  少年挺拔的背影竟有些萧瑟。Thor眉头一皱。

  “你没事吧……?”Thor试探着问,“发生了什么?”

  “我没事。”Charles闷闷地回答,“有事的是Loki。”

  他一把拉开左手边的门。

 
    
    
  “……Loki?”Thor步入房间。

  窗帘被拉上了,只有一束微光从缝隙间挣扎进来。

  房间中间的床放下了帐幕。偌大的空间,竟一丝动静也无。

  Thor轻手轻脚踱至床边,撩起一边帘幔。柔纱与丝绸摩擦出轻微声响,黑暗中依稀能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型。

  Thor呼出从进门起就憋着的气,脱去靴子静静滑进法兰绒的毯子里。他从后方环住那个蜷缩在被子里的孩子,像花瓣轻轻裹住纤细的花柱。枕席间有一点用于助眠的薰衣草气息,孩子的丝绸睡衣触感微凉。

  “Loki?”Thor轻轻呼唤,气息拨动了Loki的额发。

  孩子转过头来与他对视了一会。Thor只能感觉对方的额头抵到了他的下巴,但乌漆墨黑间什么也看不见。

  然后他怀里的孩子转过了身。

  “他……他逼Chare(Charles的昵称)杀……杀……”

  “Chare不愿意……他……他就……”

  Thor呼吸一滞,仿佛有只冰冷的手突然间紧攥住他的心脏,抱住Loki的双臂不由得紧了紧。

  怀中的孩子颤了颤,猛地揪住Thor的衣领,埋首在Thor脖颈间。

  “求求你,哥哥……带我走吧。”

  “我不想留在这里。我害怕。”
       
       
        
       
tbc

@UshuaiaZS    看了一下小伙伴们的进度感觉自己好慢QAQ  臣妾是有在认真写的!!!

不清楚设定的观众请戳这里

原本想Thor视角Loki视角各一发完……打到后面手机越来越卡……只好先发上来了

Thor第二个感恩节抱着Loki的画面灵感来源自 百年老冰棍 的蹭蹭发际线~   原图好可爱啊心都化了

为了挤牙膏写文去b站刷盾冬。
然后全程内心高呼卧槽包包好帅好帅好帅!!!
特别是他抬眼看你又垂眼的那一瞬还有p7的小哭包,卒!
p8是美队,跟p1是一对。
然后p9!我怕我不是要写出什么对不起童年向的东西!

其实动笔写 @UshuaiaZS 太太的复联黑帮脑洞之初我真正啃过的只有锤基这一对,第一篇写盾冬的时候完全就是“李子”“打架不要命”“language”“Steve落难bucky上”等等一系列被人玩坏的梗七拼八凑产出来的。不要说内心活动,就是其他人物也没有很好地融入,黑帮背景更是完全没有呈现出来。作为一个美队123都没有看过的人,我无法把握住他们的感情模式,连他们的性格特点也是在其他同人文里渝染来的。
所以我干嘛要写这个脑洞啊太不自量力了吧(抱头痛哭)
于是找盾冬大神们的文章来啃,几天之后……我更迷茫了。
盖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没有人对盾冬的情感究竟是什么样能有一个说一不二的解读。
我还在寻找一个契合于二人之间的模式,寻找在合乎二人各方面特点下一个最情理之中的结果。

噢忘了说图片出处!都是bilibili上的,一个是鱼丁的《黑化小王子复仇记》(av25879289),一个是《sexy back》(up名字太长不想打)(av5563067)。

最后表白第一个因为写文关注我的小可爱! @世界第一可爱包子 本身是没打算用这个号写文的,居然有人关注真的很感动。也非常感谢每一位为我点过红心和小蓝手的朋友们。鞠躬致谢。
啾!

Burried Underground (锤基篇·楔)

依旧是 @UshuaiaZS 的复联童年片段(锤基篇·楔)
建议先看设定再食用!

       听闻Thor要带朋友来家里玩,Odin是很开心的。

        所以当“勇士三人组”来到Odinson分宅时,迎接他们的是一夜间藏匿好所有枪支弹药锋利刀具散发着浓浓朴实亲和光辉的小别墅,以及照着镜子练了一个半小时八颗牙的Odin本人。

        “欢迎,亲爱的孩子们。”Odin展开双臂,独看到三个小萝卜头投来略带畏惧的目光。

        Jarvis张了张嘴,到底压下了提醒Odin他的标志性黑眼罩还没拿下来的冲动。

        “我来介绍一下。”Thor迫不及待地从Odin身后钻出,“这位是我父亲,这是Jarvis,这是Steve,以及这是Everett。”

         “还有……”Thor向后方看了看,一把揽过站在外缘的Loki。

         “这是我弟弟。”

        Odin的笑容尬在了脸上。

        
    

        “Thor,Loki不是你弟弟。”

        慈父笑送走Thor的小伙伴们,Odin一转头就变了脸。

        “我知道啊。”Thor不以为然地把自己的布丁往Loki那推了推,“我只是把他当做我弟弟。”

       Odin紧了紧拳没有发话,双眼锁定着Thor。Thor安之若素挖下一块冰激凌,Jarvis和Steve倒是感觉到了什么,纷纷停住了刀叉。

       风暴在酝酿。Everett咬着勺子不解地东张西望,Loki不安地扭了扭。

        “你把他当弟弟。”Odin一字一句,“那你把Everett当什么?”

        “Everett也是我弟弟啊。”Thor泰然与Odin对视,“亲生的。”

         “可我怎么没见你对Everett这么关心过?”Odin的声线倏地拔高,不知怎么就被卷到风暴中心的Everett瑟缩了一下,“你有没有一个身为哥哥的自觉?!”

        “我亏待他了吗?”Thor仰起脸,气势里也带上示威的味道,“我爱护他、尊重他、陪伴他、帮助他,作为Everett的哥哥,我有哪点职责没有做到?!”

        “你可以做得更好!你要是能把花在Loki身上的时间,哪怕一半,花在Everett身上,我也不会这样跟你说话!”Odin重重敲了敲桌子,Jarvis凑到Steve耳边低语了几句,“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对Loki就那么上心,甚至能超过你亲弟弟!”

         “就凭我愿意!”Thor不甘示弱站了起来,带的桌上碗盘呯一声响。

         Steve抱着Everett离去了,对峙的两人却似乎没有注意到。

         Odin鼻腔里哼了一声,也施施然站了起来,水晶吊灯的柔光流泻在他的银发上,像铁铸的王冠。

         “好,那我告诉你,Thor Odinson。”Odin举起右手,亮出刻有族徽的戒指--

         “我,Odin,以Odinson家族族长的名义,禁止你与Loki间以兄弟相称!”

      

         “你怎么能这么做!”Thor难以置信地怒吼。

         “就凭我愿意。”Odin冷冷地回应。

          Thor气红了眼眶,全身都忿忿发抖。Jarvis斟酌了几下,低声开口:“父亲……”

          “你这个,冷酷无情的老糊涂!”

          “Thor!”

           “你和其他两族族长不也以兄弟相称!表面乐呵呵的,背地里怎么样的我们还不知道吗?!”

          “Thor!停下!”

           “我就是喜欢和Loki在一起!我愿意做他的哥哥!我和你不一样,我和Loki之间又不是什么名存实亡的兄弟!”

           “够了!Thor!你要是还有一点理智……”

           “我和Loki互称兄弟怎么了!我们伤害谁了?我们妨碍谁了!你根本不懂----”

           “哥哥。”

           像是猛揿下暂停键,Thor刹间闭上了嘴,上下齿撞击出咯嚓一声,两颊却不情不愿地鼓起,活似只闹脾气的小河豚。

           扯着Thor衣角的Loki面色有些苍白。他心知Odin已是动了真气,只能带着一丝讨好低声道:“伯父……”

           “嘿----!”Odin目光如电,舍不得撒在自己儿子上的气尽数倾泻在Loki身上。

           “你吓到他了!”

           眼见Loki骇然倒退一步,脸色几乎顷刻间变得惨白,Thor刚被一声“哥哥”强压下的怒火立时爆发,威势竟不亚于方才的Odin!

           Loki还犹自扯了扯Thor的袖子,试图消去Thor的火气,然而他呼吸都已不稳,略有瘦削的手臂也在微微发颤,一旁的Jarvis看了都不觉心疼。然而还未等他起身开口,Odin一贯带有父傲的嗓音先一步响起。

          “这里没你的事,Jarvis。”

          桌上的残羹早已彻底散尽了醇香与热意,不久前挤满欢声笑语的餐厅似乎也因此变得空旷冷清。Jarvis缓缓吐出一口气,浅浅的回音在每条地砖、墙木的缝隙中游走环绕,仿佛整座老宅都随着Jarvis沉沉叹息。

      
   

          金发蓝眼的男孩护在黑发碧眼的男孩面前,高高仰起稚气未脱的面庞,眼中溢出锐利的谴责。

          Odin突然觉得有些疲累。Thor是他最看好的孩子。javis谦和稳重,却实在没有当黑帮头子的威压;Steve正气慨然,可身子骨是个大问题;Everett还小,大哥宠着二哥护着三哥惯着,说句谎话都满脸心虚。

          而Thor……

          目光从Loki脸上转到Thor眼中, Odin抬了抬下巴,给出了最后通牒。

           “我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断绝与Loki所谓的兄弟关系。”

           “第二 ,脱离Odinson这个姓氏,”Odin向Heimdall投去一个目光,褐肤的管家僵了一僵,却仍忠实地执行了家主的命令,“走出这扇门,你将是Thor Nobody。”

           雕花漆木的大门无声地缓缓敞开,外头的晚风轻轻抚过Thor的头发,恍若已逝的Frigga温柔的手。

tbc

Burried Underground (盾冬篇·楔)

   献给 @UshuaiaZS 的童年黑道小甜饼(盾冬篇·楔)!
   太太的杰克苏脑洞给力得不要不要的!请先看设定再食用!
  

    bucky兴致盎然地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这不是他第一次偷跑出来买李子,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李子,噢……家宴餐桌上有葡萄樱桃猕猴桃,西瓜香瓜哈密瓜,偏偏少有他最爱的李子。一辆山地车响着铃从他身边经过,他漫不经心地避开,顺手从袋子里掏出一个来;车轮吱呀声远去后,有一丝异样声响自右前方的小巷暗暗浮动--

    bucky抬起头。

    又是他。

    odinson家的小豆芽,远近人知的小倔驴。

    “啪!”

    蓄势待发的拳头骤然僵住。拳头的主人转过脸来,后脑勺上赫然一颗稀烂的李子。

    “啪!”

    毕竟对方也是个六七岁的孩子,bucky好歹知道轻重,没敢用地上的石块。

    可惜了他的李子。bucky暗叹。

    然而对方并没有领会到他的良苦用心,怒吼一声反朝bucky冲了过来。

     这个李子就解决不了了。

     未等bucky有动作,地上的小豆芽咬牙扑上去,硬生生截住了对方的去向!

     “别跟他来硬的!”

     开玩笑,Steve的小身板哪里是对手?小巷里不见其他人可以帮忙,两人缠斗中又不好瞄准。bucky看了看手中的李子,视死如归的冲了上去。

     上帝保佑,让他剩下一个吧。

 
 

     上帝说,我不。

      战斗以Steve按住对手而bucky将李子摁在对方脸上狠狠摩擦终结。

      敌人哭哭啼啼骂骂咧咧离去,两人躺在地上生无可恋。

      一个因为自己的狼狈模样又双叒叕被撞破,另一个因为今天又双叒叕吃不上李子。

      没错,这早己不是第一次了。

       "这次又怎么了?"bucky有气无力地哼哼。

       “那个家伙……他欺负wanda!”

       “wanda会被欺负?!”bucky的震惊溢于言表,随即又不解,“那你去凑什么热闹?”

        “vision打不过他,”Steve眯起眼睛,因牵动眼角伤口不觉轻轻嘶了一声,“我只是去帮个忙。”

        久久等不来对方的回应,Steve不由歪头去看。对方皱眉凝神看他眼角上青紫的伤口,凑过来小心翼翼地,吹了一下。

        眼角一凉,面颊一烫。

        “疼吗?”Steve听见他这么问。

        然而Steve根本无法处理这句话的意义,脑运载负荷的他胡乱点头,眼见bucky更深地皱起了眉又反条件改为疯狂摇头。

        bucky沉默了半晌,岔开话题:“Thor呢?他没跟你一起?”

        “啊,Thor。”Steve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去教训欺负Loki的家伙了。

        “……啊。”
  
 

        Steve恍惚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

       很多次,当他被抵在墙角,奋力试图突破密密凿凿的拳阵时,一个李子从天而降,为他挽来一份契机。

        他知道对方的身份,却从未面对面跟他说上一句话。以李子为武器的人不多,在他生活中出现的只有他。

         “bucky。”

         他的指尖在Xavier家族族谱上流连,于某处轻轻画了个圈,点了点。

         三大黑帮每年感恩节都会聚首,可他总也挤不到bucky身边。无他,bucky实在太过受人欢迎。他在人群边缘站了半晌,一句“谢谢”都岔不进去。

         最终他终于放弃,只在圣诞节寄去一箱李子。

         圣诞节的李子着实不好找,Steve又是预定又是空运,要不是瓦坎达还有留有一些大棚技术培育出的李子,估计他会考虑把运给某国元首的打劫过来。

         大半年的零用钱 ,一买回到解放前。

         他不心疼。

         第二年他的小仇家们暗地约好了,趁着他兄弟不在把他堵在巷尾。

         Steve向来不服软,那次围堵他吃尽苦头。左额被酒瓶猛击,碎片划伤了鼻梁。血从额角汩汩流下,洇在他眼里,连仅剩的一片天空都染上了猩红。鼻腔被血块塞住了,咽喉似乎也难当呼吸的重任,他觉得自己就要这么交代了。

        然后有个人“嗷”的一声捂住后脑勺。

        Steve嗤地就笑了,旁人一惊之下不由松开了他。其实他只是由衷觉得开心,这下不用死了。

         bucky的气场太过强大,平时笑容甜甜的小绅士一眼扫过去就吓怂了一圈人,剩下几个不长眼的揣着李子大礼包爬着退场。

          Steve朝一片红里剩余的那个人影笑,心里却从未有过地踏实。真好,他想,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他还有bucky。

           明明未曾谋面,却一次不落从绝境里把他拉出来的bucky。

           Odinson二少爷一生有多少次一无所有的时候?只有那一次,而bucky出现了。bucky吓跑了一半人,打跑了另一半人,然后扯着Steve的领子把他揪起来。

           “你他妈的打个架不要命啦?!”

           真想看看他的表情啊。Steve嘿嘿地还在笑,伸出手指比了比。

           “language。”

          bucky被他气笑了。去你的,小爷的李子都被你毁了。

          我给你两筐。一筐甜的,一筐微酸。Steve念念叨叨,回去的路上倚在bucky肩头昏睡过去。

          “嘿嘿嘿。”Steve回想当时的场景,嘴角都控制不住地往上咧,引来bucky的侧目。

          “李子?”

          bucky眉眼一弯,Steve熟悉的笑意又回到他脸上。

          “当然。”

 
  

           Xavier家族管家clint表示他不很懂现在的小孩子。

           他看着odinson家的小豆芽扛着一袋不明物体鬼鬼祟祟沿着水管往自家二少爷窗台爬,自家二少爷还一脸心惊胆战朝这边看。

           他真的很想告诉自家二少爷,他偷偷跑出去买李子自己是知道的,楼上洞若观火的大少爷是知道的,对面暗暗观察的老爷也是知道的;至于他是怎么花光手头上的李子,小豆芽又要如何履行自己赔偿双倍李子的诺言……

           所以,小豆芽光明正大走前门来送李子也不会“暴露”二少爷的小秘密,真的不用学罗密欧爬朱丽叶的窗台。

           今天又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一天呢。clint低头笑了笑。
 
 
 

            暗杀事件发生后,clint怎么也想不到Xavier庄园的地形图是怎么外泄的。而当Steve这个名字浮出水面时,他的震惊甚至盖过了愤怒。

           是了,在他们眼皮底下潜入庄园无数次的小豆芽,怎么会不清楚庄园的人地分布。

          可当clint回想起那几年窗台边那两个小小的少年,一个心满意足地啃李子,一个心满意足地看着对方啃李子--

          他还是,难以置信。

          当年他们正直又勇敢,他们纯净而无辜。那只是两个未諳世事的少年,一抬头就是仲夏夜的星空,水果的淡淡甜香环绕,Xavier庄园的清风卷走夏日最后一丝蛙鸣。


今天恰逢队长生日?
so……happy birthday,cap!

tbc